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商业频道 > 喜马拉雅音频涉足网贷,年化利率36%?

喜马拉雅音频涉足网贷,年化利率36%?

查看 财诺大师 的更多文章财诺大师2024-03-24【商业频道】75686人已围观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徐超

月活2.68亿用户(官网2021年数据)的国内音频分享平台龙头之一喜马拉雅,再次试水金融。喜马拉雅APP日前上线“听小贝借钱”功能,涉足网络消费金融贷款服务。

按照喜马拉雅APP的架构,“听小贝借钱”属于喜马拉雅的一个导流端口,接入数个网贷平台,这些网贷平台自身又和多家持牌金融机构结成合作关系,形成一张呈放射状的网贷借款网络。喜马拉雅的海量用户,成为这些网贷平台和机构获客的活水源头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听小贝借钱”导流的网贷平台,有不少涉嫌暴力催收的投诉,而借款合同上约定的12%年化利率,最后回到“听小贝借钱”首页点击确认的时候,却变成了36%。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的规定: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合同约定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合同成立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除外。

也就是说,民间借贷的最高利率不得超过同期LPR的4倍,如果最后借款的利率以36%为准的话,已经大大超过此线。

年化利率36%还是12%?

通过“听小贝借钱”导流的网贷平台有桔多多、钱小乐、百分呗等等。

以钱小乐为例,点击“立即申请”,在经过身份认证、签署一系列协议授权同意后,进入到“洋钱罐APP”,再从洋钱罐进入后,最终的放款人是兴业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额度是4万元。约定的贷款利率(单利)是12%。贷款采取积数法计算利息,利息=贷款本金×贷款天数×日利率,日利率=年利率/360。

等借贷手续都签署完成,再回到“听小贝借钱”的页面点击最后一步确认借款的时候,提示的年化利率(单利)变成了36%。

那么按照兴业消费金融给出的年化利率计算,贷款40000元一年的利息是4867元。而根据听小贝入口36%的年化计算,40000元贷款一年利息就要14400元。

喜马拉雅客服表示,听小贝只是推广,关于借款的具体相关问题,还需要通过“听小贝借钱”进入合作商页面,再点击对应的客服进行咨询。时代周报也向喜马拉雅发去采访函,询问究竟该以哪个利率为准?36%的利率是如何计算出来的?但未获回应。

兴业消费金融的客服表示,公司自有的借款渠道只有两个,分别是公司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和“空手到APP”,其他合作平台就要去问平台那边。兴业消费金融是洋钱罐其中一个资方,如果是从洋钱罐办理消费金融借款,可以联系洋钱罐的客服询问。

合同显示,洋钱罐借钱APP由北京锋泰科技有限公司开发,联系方式是4000346868,但拨打这个号码却提示“无此业务号码”。

“12%是有约定,但36%也是明确显示在页面上的,借款人点击确认,视为同意,自己很难知道平台是以哪一个利率来计息,但从盈利角度看,总是就高不就低的,这些都是坑。”某国有大行信贷部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某城商行高管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12%和36%两个利率都没有错,但因为借款是分期归还,复利的计算方式就非常复杂,以哪个利率为准,由借款方说了算。“把4万分成12期,第1个月满了,相当于你实际只用到3.6万;第2个月结束,你还了8000多,相当于你用了本金的3.2万……以此类推,倒数一个月的时候,你已经还了11期,实际上你还掉的本金远超过你的借款总额,相当于实际用到的钱越来越少。”对方表示,网贷实际就是砍头息,其实银行利息要远低于网贷,但网贷的广告、引流无处不在,挤掉了银行。

最高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原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杜万华关于借贷利息的文章中提到,最高法就民间借贷利率划定“两线三区”,即年化24%以内受法律保护,超过36%无效;在24%与36%之间,是自然债务区,当事人起诉要求予以司法保护的,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主动履行后又反悔要求返还的,法院也不予支持。

喜马拉雅音频涉足网贷,年化利率36%?

合作机构涉嫌暴力催收遭投诉

点击“听小贝借款”的“借款”功能键进入身份认证环节,除了上传身份证、人脸识别,登记自己以及亲属、朋友的联系方式外,还要签署个人征信查询及授权委托CA证书,进一步涉及到授信授权、个人信息处理授权、保证等协议的同意签署。

点击同意后,下一环节嵌套的网贷平台多达10家。除了前面提到的桔多多、钱小乐、洋钱罐等,还有58金融、我来数科等等。

每个平台,又有各自平台的一堆协议,需要借款人点击同意视为签署。其中小赢卡贷有40份协议书、授权书要签署。

这意味着,每个借款人的个人信息,以及亲属、朋友的联系方式,在十个网贷平台间共享,每个平台又入驻有多家持牌金融机构,每个平台的协议书、授权书背后又是由不同的公司负责,形成一张大网。

如果个人信息出现泄漏,作为导流的喜马拉雅是否要承担责任?日常是否会进行监管?时代周报同样未获回应。

而这些网贷平台,在黑猫投诉上有着不小数量的暴力催收投诉。

比如桔多多,在黑猫投诉上面累计投诉超18000条,近30天投诉超800条,内容涉及捆绑放贷、收取砍头息。与桔多多合作的振兴银行,在黑猫投诉上被投诉借款复合年化达到36%,暴力催收,电话和短信骚扰家人和身边朋友等等。

钱小乐也有超900条投诉称,存在暴力催收、骚扰家人、高额计息等行为。洋钱罐也同样存在暴力催收、高利计息的投诉,有借款人投诉,借款16000元,利息写着是6%实际却收取6000元高利。

时代周报记者通过“听小贝借款”路径进入洋钱罐借款,停在最后一步“确认借款”。之后每日会有多个或固定号码或属地各异的手机号码打来电话,自称是洋钱罐,询问为何认证成功后还没有借款?保证放款秒到账,并询问是否嫌40000元额度不够,可以直接提升额度。

网经社电商研究中心网络法和金融法特约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喜马拉雅只是一个导流的渠道,后面还有各个网贷平台,提供的是网络消费金融借款,但还是传统意义上的助贷业务,个人信息在各个网贷平台共享,会放大风险,喜马拉雅即便只是导流,在法律上也会有风险。

董毅智律师表示,目前法律上对助贷还是有争议的,因为互联网监管和金融监管,是两个部门,而网贷如何做监管定性仍有待探寻,所以利率计算是否合法、个人信息是否会泄露等情况,需要个案处理,但从喜马拉雅页面显示的36%年化来看,这个利息是存在显失公平的可能性。

“随着金融监管局的改组,长远来看一旦监管明确后,监管体系也会明确,对于网贷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会明确起来,上面的用户也会逐步完善,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中间会放大一些风险。”董毅智律师说。

流量的尽头是金融

根据过往的公开信息,这不是喜马拉雅首次涉足金融。

早在2017年,喜马拉雅涉足联名信用卡。2019年,喜马拉雅APP推出“金融福利”服务,内容包括建设银行喜马拉雅联名信用卡、华夏银行喜马拉雅联名卡,以及借钱产品“万达普惠万e贷”和“新网银行好人贷”。

和此次的“听小贝借钱”类似,当年使用“金融福利”也可以获赠喜马拉雅会员。“万达普惠万e贷”和“新网银行好人贷”最高额度是5万元、50万元,日利率分别为0.05%、0.03%起(折合年化分别为18.25%、10.95%)。但当时有报道称,网友实际反馈的年化利率,“万达普惠万e贷”有42%,“新网银行好人贷”是18%。

这段时间,喜马拉雅的金融服务主要是和国有大行发行联名信用卡,以及为天津滨海农商行、交通银行、中原银行、齐商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拉新。后来的网贷服务除了“万达普惠万e贷”和“新网银行好人贷”外,还有新网银行的好人贷,分期乐,360数科的微零花和360借条等,保险产品也曾纳入。

曾经喜马拉雅推出的金融服务,都是作为导流的渠道,这次推出的“听小贝借钱”,对外称也是导流,不过合作方变成了各个网贷平台,且“听小贝”这个商标已经于2023年底注册下来,后续喜马拉雅是否自己深度参与互联网金融业务,目前还不得而知。

三次谋求上市而不得的喜马拉雅,在2022年3月29日最后一次港股招股书后,未再有下文。目前对外能够了解到的喜马拉雅运营情况,只能根据这份招股书上披露的财务数据略作参考。

招股书显示,2021年喜马拉雅订阅收入29.9亿元,同比增长49%;广告收入14.9亿元,营收占比为25.4%;直播收入10亿元,营收占比为17.1%。

2021年喜马拉雅宣称全场景平均月活跃用户达2.68亿,包括1.2亿移动端平均月活用户,喜马拉雅物联网及其他第三方平台月活用户为1.52亿。

根据当时的招股书披露,喜马拉雅用户粘性和活跃度较高,付费用户及付费率逐年递增。2021年付费会员数量1440万,同比增长52%,移动端用户付费率提高至12.9%。

董毅智律师说,现在各个掌握流量的平台都在做金融,是因为对流量变现来说,金融是最快的方向,即常说的“流量的尽头是金融”。

Tags: